兵临城下:1941年苏联红场大阅兵

苏维埃政权建立后,苏联政府曾经在莫斯科红场举行过多次阅兵,然而,1941年11月7日十月革命纪念日这一天举行的红场阅兵却异乎寻常,因为此时恰逢苏联军民拼死保卫莫斯科最为关键、也最为艰难的时刻。

1923年5月1日苏联首次在莫斯科红场举行阅兵,因为苏联首次5·1国际劳动节阅兵,奠定了二战后苏联确立了5月9日卫国战争胜利日并决定把阅兵的日期由原5·1国际劳动节改为卫国战争胜利日。

1941年5月1的阅兵式是苏联在卫国战争之前的最后一次阅兵,在此次阅兵后的6月22日纳粹德国实施了巴巴罗萨作战计划即对苏作战,苏联卫国战争全面爆发。1941年6月,德国550万军队兵分三路,突破了苏联国境防线,直扑列宁格勒、莫斯科和基辅。6月29日,德军攻陷明斯克,7月15日,占领斯摩棱斯克,9月,德军台风行动开始。180万德军,1700辆坦克,1390架飞机,14000多门大炮和迫击炮,直逼莫斯科。进攻方法仍像战争初期那样,同时从三个方向给苏军以决定性打击。

10月2日,兵临城下丑化苏联德军从中部突破了苏军防线中旬的两周之内,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完成了三个大包围圈,两个在布良斯克附近,另一个在维亚兹马以西。在这三个包围圈作战中,德军共俘虏六十六万三千俄国人。 莫斯科已成危城。连列宁的遗体也被搬到了2000公里外的秋明。

向莫斯科进攻,是德国对苏联闪电战受挫后被迫改变了的一个作战方案,它想缩小进攻面,集中兵力,取得更大的战争效果。当时,希特勒曾严令德军必须在10月12日攻占莫斯科,并扬言,要在莫斯科红场上检阅德国军队。

五个月内德军不仅打到距莫斯科市区仅10公里处,还成建制地歼灭了苏军19个集团军和250个师,使苏联真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面对这危急关头,苏军迅速在莫斯科以西约八十公里的莫日艾斯克组织了防线日,斯大林任命朱可夫大将为西方和预备队方面军司令员。朱可夫迅速重建了四个集团军,以防守莫日艾斯克。10月中旬,在北、西、南通往莫斯科的所有重要地段上都展开了激烈的战斗。10月15日,苏联政府的部分机构和外国使节迁往古比雪夫。斯大林留在莫斯科,亲自指挥保卫成,10月19日,国防委员会宣布莫斯科戒严,号召首都人民誓死保卫莫斯科。三天之内,全市组织了二十五个工人营,十二万人的民兵师,一百六十九个巷战小组。有四十五万人参加修筑防御工事,其中四分之三是妇女。在首都和全国军民支援下,前线军民英勇抗敌,浴血奋战。

在这种形势下,苏联如何鼓舞军民的士气对于取得莫斯科保卫战的胜利尤为关键。

在1941年十月革命节纪念日前几天,斯大林召见了莫斯科卫戍部队司令员阿尔捷米耶夫将军和空军司令员日加列夫将军:过几天就是十月革命纪念日,我们要不要在红场上举行阅兵式?两位将军一下子懵了:此时此刻还要举行阅兵式?两位将军非常惊诧,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斯大林又问道:我再问一次,要不要举行阅兵式?阿尔捷米耶夫迟疑地说:但是局势而且城里没有部队,炮兵和坦克都在前线。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patrimoine-tarn.com/,乌拉这合适吗?斯大林回答说:但是,国防委员会认为必须举行阅兵式。这不仅会对莫斯科市民,而且还会对全军和全国起到巨大的精神鼓舞作用。两位司令员接受了指示,在绝对保密的情况下筹备阅兵式。

1941年11月7日,德军已经兵临莫斯科,斯大林亲自决策,由28467名苏军官兵在红场进行了气壮山河的分列式。7日8点,传奇阅兵开始。它比过去传统的阅兵时间提前两个小时。 谢米布琼尼检阅部队,帕阿阿尔捷米耶夫中将指挥阅兵部队。与传统的做法不同,今天讲话的不是检阅部队的人,而是斯大林。就是在这一天,他说出了让所有的人都永志不忘的话:你们进行的战争是解放战争、正义战争。让我们的先辈——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德米特里·顿斯科伊、库兹马·米宁、德米特里·波扎尔斯基、亚历山大·苏沃洛夫、米哈伊尔·库兹涅佐夫的英勇形象,在这次战争中鼓舞你们!让伟大列宁的胜利旗帜引导你们!

亲历者回忆了当时阅兵的场景。一些步兵营在敌人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调到莫斯科来参加阅兵式。跟着从前线下来的各部队和分队后面走的是民兵团———一支服装五颜六色的部队。短皮袄、短呢大衣、绗过的短棉上衣、(腰部带褶的)旧式棉大衣、军大衣,还有让人记起卡霍夫卡和察里津、卡斯托尔纳亚和彼列科普战斗的军大衣;长筒靴、毡靴、带裹腿的半高腰鞋带耳罩的软帽、布琼尼式军帽、带护耳的棉帽、带帽沿的便帽、平顶羔皮帽、羊皮高帽步枪混杂着卡宾枪,很少的冲锋枪,没有反坦克枪。应该承认,民兵战士的样子不够雄赳赳,不像受阅的样子。

就在阅兵式进行的时候,在莫斯科近郊机场上有550架飞机处于一级战斗准备,高射炮手们也随时保持着高度戒备。同时,参加阅兵的防空军混成高炮团的所有全组炮手都携有整套编制弹药。分列式的其他参加者也无不处于完全战斗状态。其中,著名的西伯利亚师及大量坦克则从红场直接开往了前线。

1941年11月7日莫斯科红场阅兵的深远意义在于及时并且在一定程度上有效地遏制了恐惧、失败、怀疑、颓丧的情绪,有力地振奋、鼓舞、激励了苏联军民的士气和赢得战争胜利的信心。解密档案文件证实了这一点,比如,1941年7月5日苏军第11集团军政治宣传处呈交给西北方面军政治宣传部的政治报告汇报说:从战斗一开始,反革命活动就开始了,而且越来越猖獗。这帮匪徒到处破坏电报电话通信,不仅在集团军后方进行破坏活动,还充当德国人的间谍。他们还组织一帮武装匪徒进攻我部队,在考纳斯、维尔纽斯和其他城市里的楼房里向我行进部队开火。这对我部队人身安全和情绪不能不产生影响。战争期间,苏联工农红军总政治部主任谢尔巴科夫对在非俄罗斯族战士中工作的宣传员讲话时也指出,仅一个月,仅列宁格勒方面军就发生投敌事件22起。这些情况之所以会发生,主要是因为相当一部分苏联军民对于苏联能否赢得战争的胜利抱持怀疑和悲观的态度造成的。

德国《人民观察家报》曾登出这样的醒目标题:伟大时刻来临:东方战局已定。希特勒甚至在体育馆庆祝大会上指出:我只能在今天这样说,因为今天我才能肯定地宣布:敌人已经被打倒,再也翻不了身!

1942年初,苏军击溃了进攻莫斯科的德军,毙伤十六万八千人,把德军赶离莫斯科一百到二百五十公里,取得了莫斯科保卫战的胜利,在1941年德苏战场的整个冬季战役中,德军被击溃五十个师,陆军伤亡八十三万多人。德军在莫斯科战役中的失败,标志着希特勒闪电战的彻底破产。这是德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第一次大失败。苏军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苏联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信心。而这与1941年11月7日的大阅兵是密不可分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